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叫余则成

正文 第379章 螳螂刺杀黄雀在后(感谢)

我叫余则成 蒋米 2150 2020-08-01 11:31

  第379章螳螂刺杀黄雀在后(感谢)

  吴文坚很想去通知那一对叔侄俩,可是来不及了!他还不敢先开枪,因为他不知道来的人是谁?虽然是自己人的可能性很小,但毕竟存在。

  “嗒嗒嗒……嗒嗒嗒……”

  苏式PPD冲锋枪发出像是大号打字机在打字的声音!子弹像是雨点一般从窗户里射了进来,打在吴文坚的床上。

  吴文坚再也不怀疑这些人是来杀自己的了。他单手抓着房梁的插销,弯下腰,从窗口的上沿,用手枪几乎是顶着那个枪手的额头扣动了扳机!

  “啪!”德国造二十响盒子炮的枪声夹杂在冲锋枪的声音中并不突出。

  那枪手脑袋往后一摆,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那把冲锋枪也被甩了出去。

  这时,另一个枪手也端着冲锋枪朝吴文坚所在的方向开枪。

  “嗒嗒嗒……嗒嗒嗒……”

  随着打字机的声音而来的是像暴风雨一般的子弹。打在屋面的瓦上、搁在房梁上的一个棺材上,瓦片横飞、木屑乱舞。

  面对如此大的火力,吴文坚只得贴紧房梁和前墙。

  “嗵!”

  一声异样的声音传来。

  吴文坚条件反射地低头一看,一个正在冒着烟火的德式长柄手榴弹被扔了进来。他知道这颗手榴弹要是爆炸了,他绝对会被炸死;即使是炸不死,也被被震得掉下去摔成重伤。他急中生智,一脚踢在搁在房梁上的棺材上。

  那口很厚的原木棺材掉了下去。正好压在手榴弹上。

  吴文坚尽量缩小身子,死死地抓住房梁上的插销。

  “轰!”

  手榴弹爆炸了!

  棺材板被炸碎,棺材被爆炸的冲击波抬了起来,冲到跟房梁几乎平行的高度。然后重重地落了下去。

  吴文坚被一阵硝烟和夹杂着的泥土扫过,他差点掉了下去。

  吴文坚看到房顶被顶开了一个窟窿。他一个纵身飞起,双手抓住窟窿周边的椽子、棂子,再双手一用力,他的上身从窟窿里钻了出去。他随即从房子后面跳下,消失在院子里。

  --

  这座房子是一个三件套。中间是客厅,两侧各有一个房间。东侧是主卧,一个大通间就是吴文坚一个人住。西侧被隔成了两个房间。王福乾住在前面,王同伟住在后面。

  在吴文坚爬起来整理电台时,王同伟就醒了。自从上次去刺杀余则成,将手臂打伤之后,他就变得十分警觉。后来在刺杀丁香莲时,他就特别留心。所以,去了三个人,一个死了、一个半瞎了,他的胳膊腿都还是好好的。

  王同伟本来也没有在意。在杀手进入院子时,他跟吴文坚几乎是同时听到了异动声。他立刻坐了起来。随即抽出手枪靠在门边,并且用手拉着房门把手。

  在听到外面的踮着脚的轻微脚步声移动到侄儿的窗口时,王同伟立刻打开了门,轻轻地迈动脚步跨了出去。

  王同伟没有去通知侄儿,因为他听到王福乾起床的声音。

  王福乾自从一只眼睛瞎了之后,他的耳朵特别灵敏。因而他也听到了吴文坚起床的声音以及外面的脚步声。他也是经历过几次血战的杀手,他顺手将手枪抓起来,大拇指一扳,将大小机头张开。然后靠在窗户边。

  几乎跟吴文坚房间里同时,冲锋枪子弹像是雨点一般落在了王福乾的床上。

  王福乾一只眼睛斜着一看,那个枪手就在窗前,他一个转身就用手枪顶着那颗脑袋,迅速地扣动了扳机!

  “啪!”

  那颗脑袋的天灵盖被掀飞。他直接倒下。

  王福乾正要伸头去看外面还有谁呢?

  “嗵!”

  一颗手榴弹被扔了进来。

  王福乾犹豫了一下,到底是捡起来扔出去?还是朝客厅里跑?他大脑一闪,想到后面还有叔叔,便迅速弯腰将手榴弹捡起来,朝着窗户扔了过去。

  “嗵!”

  手榴弹砸在窗棂上,弹了回来。

  王福乾绝望了!此时此刻,他在想:‘这个杀手是谁呀?为何要致自己于死地?老子就算是死了,也是冤屈的啊!想在地狱里找他们报仇都不知道是谁!冤啊!’

  “轰!”

  手榴弹爆炸了!

  王福乾的胸部以下都被炸烂,他的上半身被爆炸的冲击波扔上了房梁,搁在了两根房梁的交汇处……

  杀手们踢开大门时,王同伟已经从后窗飞身出去了。他看到吴文坚从房顶上跳下来,便跟他一起消失在夜色里。

  --

  几乎是同时,一个黑影窜到王化琴房间的窗户前,毫不犹豫地朝房间里扔了一颗手榴弹。

  “嗵!”手榴弹似乎砸在一个木盒子上,发出一声沉闷的颤抖声。

  “轰!”

  手榴弹爆炸了!窗户被炸碎,被炸断的窗棂向外面爆射出来。

  在房间里,一堵书橱被炸得粉碎,书橱变成了木屑,在房间里横飞,在墙上、床上插满了尖利的木屑。

  那个黑影脸上露出狰狞的面目,在心里暗道:‘王化琴,我看你还怎么活?’

  那个黑影立刻闪身要离开。

  这时,从两边各冲出来两名检查站的特工,他们大声地喊道:“有人朝王副站长房间里扔炸弹啦!要刺杀王副站长啦!”

  “开枪!快开枪!”

  那个黑影的两条逃跑的线路都被封死了。他当然知道被抓就是死路一条,还会连累家属,他迅速拔出手枪。

  “啪啪……啪啪……”

  “嗒嗒嗒……嗒嗒嗒……”

  两只手枪、两支冲锋枪开火了。

  黑影立刻明白了,自己被徐业道暗算了!他是城南检查站的站长,难道他不知道炸了王化琴,自己能不能跑得出去?是完全可以逃走的。之所以没有逃掉,就是有人事先埋伏!并且,连冲锋枪都准备好了。要知道,城南检查站是没有配备冲锋枪的。而能给检查站临时配枪的只有徐业道一个人。

  邓武山身上被打成了筛子。他睁大眼睛倒下了!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养在那个小屋里的“工具”,那一定成了徐业道那个老狗的玩物,并且,房间里还有一堆金条……

  邓武山很想仰天长啸,很可惜,他胸部被打穿了几个窟窿!他在用力喊叫时,胸口的窟窿眼冒了几个血泡……

  --

  【感谢书友“旭日中华”的月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