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抗日之活着再见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血肉战场(十六)

抗日之活着再见 敖楚戈 2842 2020-08-01 11:29

  “嗵嗵嗵!”

  背后突然传来密集的发射声。

  十几发榴弹像黑乌鸦一般从天而降,呼啸着落入第一道战壕,战壕里顿时火光闪闪、硝烟冲天。

  连续而短促的爆炸声中,战壕里的机枪手连同机枪零件一起飞上了天。

  中村的背部像被人用烧红的铬铁猛地烫了一下,他“啊!”的一声大叫,一个趔趄扑倒在战壕里。

  他的脑子晕乎了一下便清醒了——

  八嘎,敌人居然还有掷弹筒!……他们,他们居然一直留到现在才用!

  不行!一定要恢复阻击,决不能让敌人通过机枪阵地!

  ……

  孟占山急得都快要疯了。

  他眼看敌人的机枪被炸上了天,可转眼间,“咯咯咯——咯咯咯——”的声音再度响起。

  爆炸并未完全摧毁敌人的机枪,一挺哑火的重机枪活物似的抖了一下,立刻在两个机枪手的操作下重新咆哮起来,纷飞的弹雨无情地罩向刚刚跃起的队员。

  队员们猝然倒下一片,不得不再次卧倒,冲锋转眼间就被瓦解了。

  重机枪疯狂地倾泻着弹雨,粗长的火线打得山坡上腾起一尺多高的尘雾,火光中,敌人的主射手面目狰狞,青筋暴起,完全杀红了眼。

  孟占山快速扫描了一眼,距离大概有八十多米,手榴弹够不着,他急得满头大汗,吐沫横飞地大喊道:

  “后面的,你们他娘的掷弹筒呢?都什么时候了,还他娘的看热闹?”

  一个愧疚的声音远远传来:

  “队长,咱就十二发榴弹,全都打完了!”

  “狗日的任大红是吧?你们班长呢?你们的迫击炮呢?”

  “班长在山顶,他说发现了大鱼,叫俺们带着掷弹筒先来,他随后就到!”

  “狗日的,回头老子剁了他!”孟占山急得双眼突瞪,暴喝如雷。

  他心头一凉,随即热血汹涌:

  ——罢了!己经没有退路了!

  ——娘的,跟狗日的拼了!老子也给他来个万岁冲锋!

  他从身后取出两枚手榴弹,去了盖,开始慢慢地向前面匍匐,敌人的重机枪发现了他,子弹“嗖嗖”打来,孟占山把脑袋和手榴弹紧紧地贴住地面,侧头大喊:

  “同志们!……胜败在此一举……大伙准备好手榴弹,我喊一二三,咱们一起冲,行吗?”

  “行!队长!”

  “干!跟狗日的拼了!”

  队员们应声如雷。

  “1——”

  孟占山大喊。

  “2——”

  突然间——

  众人目瞪口呆!

  一个长长的物件在空中划出一道软软的弧线,忽忽悠悠地落下,“轰!”一声巨响,那挺重机枪完全淹没在黑红色的炸烟里。

  那是一个比边区造长得多的手榴弹,虽然天色昏暗,可孟占山还是看清楚了,只是他打死也不明白,那玩意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比他更迷茫的是中村,火光一闪,中村只觉得脚下的地面为之一颤,全身如遭雷击。

  这是一次剧烈的、猝不及防的爆炸!

  虽然炸点离得挺远!足有五六米,但气浪还是将中村一掀而起。

  中村只觉得眼前一黑,脑子里“嗡”的一下炸开了,他拼尽全力想要弄清楚状况,可是,万朵金星使他转眼间便失去了知觉……

  二虎兴奋地搂着机枪一跃而起,“队长!手榴弹是从战壕里扔出来的,那里有自己人!……我靠!一定是顺子,只有那小子有长柄手榴弹!”

  “顺子?他还活着?”

  孟占山激动地大喊,泪水突然就打湿了双眼:

  “二虎,你给老子听着,一定要找到顺子并把他带下去!……大虎!带几个人到战壕里搞点弹药!其他的人,给我冲!——”

  “冲啊!”

  “杀啊!”

  队员们喊杀震天,端起刺刀冲下山坡……

  ……

  山脚下,篝火熊熊,五百骑兵一字排开,六门大炮高昂起粗黑的炮管。

  眼见溃兵和追兵终于拉开了距离,六门大炮立即开始拦阻射击。

  “哐哐哐!——”

  六门大炮喷出耀眼的火光,弹丸拖着长长的弹迹呼啸着在山坡上炸响,追兵前面立即腾起大片的火球。

  ……

  山顶上的刘铁柱兴奋得有点语无伦次:

  “娘的!……大鱼!……大鱼!……老子非炸你个万朵桃花开……要不,就对不起死去的兄弟……给我准备!”

  山顶上,两门迫击炮一字排开,每一门迫击炮的后面都是两名炮手,弹药箱已经打开,二十发金灿灿的炮弹随时可以入膛。

  山下的炮兵阵地是如此明显,以至于刘铁柱一边报告着射击诸元,一边冲着几个队员嚷嚷:

  “娘的!这样的目标要是打不中,咱们也别**兵了,找根绳上吊去吧!预备——

  队员们迅速转动起高低机和方向手柄,调整好射角和方向,刘铁柱又迅速检查了一遍,立即挥手下令:

  “两炮急速射!给老子打光炮弹!”

  “嗵嗵——嗵嗵!——”

  随着连续的发射声,炮弹划着明亮的弹迹呼啸着落向山脚下的炮兵阵地。

  “轰!轰轰!”

  山脚下腾起大片的火球,随着山崩地裂的爆炸声,无数火花飞上半空,更有爆炸物在半空中炸响,一团团火光拖着浓烟从高空坠下,瞬间照亮了大地……

  ……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中村看到的已是一个旋转的世界——旋转的天空,旋转的山峰、旋转的战壕……

  战壕里横尸遍地,机枪已经完全变了形。

  他全身剧痛,心中却满是疑惑,愤恨,敌人显然已经冲过了战嚎,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敌人的下落。

  “不要急,山下还有五百骑兵,还有整个炮兵中队,敌人是无论如何也冲不过去的。”

  他这样安慰着自己,强烈的冲动使他强忍着来自身体的剧痛扶着土墙缓缓站了起来。

  他趴伏在战壕边,伸手抹了一把脸上黏糊糊的血迹,挣扎朝向山下望去。

  只一眼,他就如遭雷击!

  山脚下己经完全变成了一片火海——

  炮兵阵地上居然发生了殉爆!脚下的大地都在颤动,强大的冲击波飓风般地掠向四周,大炮、弹药箱、行军帐篷、连同日军的残肢碎肉全都飞上了半空,又纷纷落下。

  连环的爆炸在山脚下一遍又一遍肆虐,惊慌失措的骑兵四散奔逃,有的被气浪掀下马背,有的连人带马被炸上了天,有的浑身是火满地打滚,有的人已不见,只剩下马匹在荒野上乱窜。

  爆炸的火焰让整个夜空亮如白昼……

  “八嘎!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做梦也没想到,最后的防线居然己经土崩瓦解,他更想不到,葬送这一切的居然是他的猪队友栗田!

  这是个什么样的指挥员啊?

  明明手中的家伙如此硬扎,偏偏忍气吞声,不断装孬扮熊,他竟可以置两道防线于不顾,损兵大半仍旧隐忍不发,直到最后时刻才杀招尽出,杀手不断,一剑就刺穿了整个防线。

  “这个家伙,一定是魔鬼!”

  只在一瞬,挫败感,羞耻和愤恨一拥而上,让中村再也无法承受。

  “噗——”

  他笔直地喷出一口鲜血,脑袋瓜往前一聋拉,软软地倒在地下。

  ……

  战场上的气势完全成了一边倒,所有的队员都杀红了眼,手中的机枪、步枪吐出致命的火蛇……

  包围圈完全溃散了,阵地上的爆炸还没有结束,队员们就已经冲过了日军阵地。

  最后到达的是刘铁柱和四名炮手,他们看见了他们的队长,孟占山正带着几名队员把守在缺口向两侧延伸射击——

  眼前的队长,浑身是血,头缠着绷带,衣服已经烂成了一条条布片,黄橙橙的弹壳带着青烟从他手中的轻机枪里跳跃而出,耀眼的火舌恰似悸动的长剑,向远处席卷如舔,把试图冲过来的鬼子打得东倒西歪……

  “队长!”

  刘铁柱激动地大叫:

  “你咋还没撤?”

  “娘的!你们立了那么大的功,老子等着给你们擦鞋呢!”孟占山看也不看地回答。

  泪水在几个炮手眼中打转,他们望着孟占山,喉头像是被什么梗住了一样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能有这样一位肯与他们同生共死的队长,他们心里感到一种简单的振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