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兽世邪尊:逆世炼丹师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争斗

  “赤月!”

  “见过凤兮大人!”赤月闻声走上前。

  凤兮点点头:“帝国内可还有没住人的屋子?”

  “屋子?”赤月疑惑道,“有倒是有,不过都是些存东西的,住人的话就有些破烂了,还得将东西都收拾出来才行!”

  “算了,不费功夫了,我记得之前银尘他们走后也空置出了几个能住人的洞屋,就那里吧!”凤兮笑道。

  “你带他去!”

  赤月侧头看了看他身后之人,有些惊讶:“烛九?尊上将他放出来了?”

  烛九随意瞥了他一眼便又垂下了眸。

  赤月皱了皱眉,迄今为止,他还从未听说有谁进了断崖牢还能出来的!

  凤兮也没有否认,只说:“记得,多找一些兄弟看守着,莫要让他……跑出来了!”

  她似笑非笑盯了烛九一眼。

  烛九眼神不自在地躲了躲。

  “是!”赤月领了命,便着几个身强力壮的守卫将烛九拽走了。

  “四天之内,若是他要找我,就带他来!”

  “是!”

  “行了,你继续守着吧,我先走了。”

  “凤兮大人慢走!”巡卫队的人齐声道。

  ……

  广场之上。

  炽焱端坐在高大的合欢树枝干上打坐修炼,周身赤金色的灵力流转波动着,合欢树的叶子发出了一阵阵“飒飒”声响,有叶片晃悠悠地飘落。

  “哎,你跟着凤兮多久了?”玄明抱着手臂,背靠着树木问道。

  炽焱没有应声,待灵力运转了一个小周天,再运行了一个大周天,将修为好好巩固锤炼了一番,才缓缓睁开金色的双眸。

  广场上时不时有兽人走来走去,看到树下的玄明便不由自主好奇地瞟几眼,再和同伴讨论讨论。

  玄明也不管他们好奇的目光,自顾自地抓着手中一颗泛着紫色光芒的剔透珠子把玩。

  “给我说说呗,大家好歹现在也是同伴了,你和凤兮到底是打哪儿来的,他这人凶不凶,我们平日里要做些什么呢?”

  炽焱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从树上一跃而下:“既然和主上已签订契约,就不要问东问西的!”

  “我了解了解情况又怎么了?”玄明掀起眼皮懒懒地说道。

  “呵……一条畜生,不该你了解的,就不要多问!还有,谁准许你直呼主上的姓名?”炽焱冷眼道。

  玄明听到“畜生”二字,猛地攥紧了手中的珠子,紫色的眼眸直视着她:“你是凤凰难道就比我高贵不成?堂堂神兽,却甘愿做一个人类的奴隶,对凤兮来说你不过也是一头畜生罢了!”

  炽焱眯了眯眼:“我是不是主上的奴隶同你无关!本座说错了不成?如不是主上阻拦,就凭你一条杂毛畜生,也有资格和主上签订契约?只凭你伤了主上这一点,本座早就将你挫骨扬灰了!”

  玄明顷刻直起身,手中紫黑色妖力汇聚,他被这头凤凰一口一个的“畜生”喊的愤怒不已:“你说什么?有胆再说一遍!”

  炽焱掌心赤金色灵力泛起,昂着头道:“本座说,你,只是一条杂毛畜生,修为微弱,出身低下,没有资格同主上订立契约!”

  在炽焱再一次说到“畜生”二字时,玄明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暴虐之意,抬手便将妖力砸了出去,接着迅速一跃而起,出拳直朝炽焱面部而去。

  炽焱边说完剩下的字,顺势抬手击出了掌心的灵力,灵力与妖力相撞,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附近的兽人都被这巨大的动静吸引了过来,只见他们的神使大人正与那个新来的雄性大打出手!

  二人衣袂翻飞间,灵气妖力四处乱飞,所到之处便激起了一阵巨大的声响,广场上铺就的青石被炸得四散飞起,兽人们见状连连躲避。

  “凤兮大人!救命啊!”

  “神使大人,不要打了……”

  “快停下……”

  炽焱和玄明二人丝毫不为所动,一招接一招,拳拳到肉,招招击向命门!

  玄明出掌攻去,炽焱身形迅速闪躲开来,反守为攻,掌心轻轻一晃,双手各出现了一把闪着寒光的短剑,那短剑有四刃,每刃上都开了血槽,可想而知若是捅入敌人体内定能将对方的血肉也剜下来!

  她提剑刺去,剑招百变,连刺数剑,剑剑直取人性命!

  玄明近身搏斗不敌炽焱,又被她那武器限制住,闪身躲避间身上已是多了许多伤痕,连衣袍都被利刃划出了一道道的口子,鲜血慢慢渗了出来,将衣袍的颜色染得更深了些。

  炽焱却依旧不放过他,乘胜追击,腾空而起,翻身间一记旋踢朝他头部横扫而去,破空之声传来,玄明瞳孔骤缩,这一脚的力道似乎携带着千钧之力!

  他连忙抬起双臂格挡,岂料那一脚却生生踹得他“登登登”连连后退踉跄几步,钻心的疼痛让他脸部微微抽搐,却见对方仍没有收起力道,反而借他手臂的力道翻身向后倒跃,衣袍随风“飒飒”作响,回过身来一脚踹向他的胸口。

  玄明来不及格挡,被那一脚霎时踹飞出去,倒在地上狼狈地连连咳出了几口鲜血。

  他捂着血气翻涌的胸膛,抬眸望去,见炽焱手中拎着剑一步步朝他走来。

  炽焱唇畔沾着几滴玄明身上溅出来的鲜血,抬手间短剑脱手而出,发出“咻咻”声响,急速朝地上的玄明而去。

  正在这时,炽焱却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破空声响,她猛地抬头,瞥见了一抹鲜艳的血色,下一刻,那把被她射出去的短剑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了回来,瞬间变了方向,朝她射来,从她耳边飞速擦过,几缕发丝被剑气斩断,掉落了下来。

  “笃……”剑刃瞬间射入了她身后十米开外的高大树木!

  剑身结结实实地插进了木身,震得火红色的树叶簌簌掉落,没一会儿,被破坏的没有一处完好的地面上便覆上了一层落叶。

  “炽焱!”

  炽焱转身,看到一身红衣的凤兮冷冷注视着她。

  她张了张口:“主上……”

  凤兮看了看被肆意破坏的广场,附近还有因此误伤的兽人,闭了闭眼,冷声道:“为何要如此?”

  炽焱抿了抿唇,抬手将唇畔的鲜血蹭掉,低声道:“主上为何再三护着这条蛇?”

  凤兮看了她半晌:“炽焱,玄明已同我签订契约,便是我的伙伴。你也是我的伙伴,我不求让你们能够和谐相处,但我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莫要误伤及无辜。”

  “本尊不欲多说,你自去领罚吧!”

  炽焱吐了一口气,看了看被自己破坏的广场,还有受伤的人:“主上恕罪!”

  这次是她有些冲动了……

  主上还从未罚过她……

  “还有玄明,你若是在外面待着不好过,便回去吧!”

  玄明喘了几口气,从地上翻身而起,也不管身上的脏污和凌乱的头发,指着炽焱厉声道:“都是这头凤凰先招惹我!谁让她一口一个畜生!”

  “我才不回去呢!”

  凤兮无奈叹了口气:“行,不回去就不回去,但你和炽焱两人争斗却让别人遭罪,这要如何算?”

  玄明看了几眼被不断拖走的受伤的兽人,良久,不甘不愿道;“我也去领罚,行了吧?”

  凤兮抬了抬手:“去吧!莫要再争斗了!否则,丹药你就别想要了!还有炽焱你,若再如此冲动行事,主动挑衅,休怪我罚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