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十万份穿越后回归

正文 第三一八章 莹草初战

  “唔,已经到极限了呢。”

  在百鬼夜行卷中,百鬼的最高等级就是lv5。

  作为从三星觉醒到四星的百鬼,贞子还有一次觉醒五星的机会,以及从五星觉醒为max的可能。

  虽然小得不能再小就是了。

  五星妖魔,那可都是酒吞童子,玉藻前,八岐大蛇这种级别,能威震一国,或者破灭一国的大妖怪。

  想要觉醒五星,那贞子当然也要做出相应的功绩和试炼。

  她现在已经有目标了。

  ……

  “主人,啊~”

  “啊!”

  躺在莹草那温润有致的大腿上,感受着雪白大腿上那淡淡的温度,嘴里吃着盈盈小手递过来的烤红薯,苏越的快乐,普通人根本想象不到!

  偏偏莹草对于服侍苏越并不抗拒,对于他表现出的亲昵态度,好感度还时不时+1,+1,真是让人羡慕!

  等贞子回到苏越身旁,看着好逸恶劳,享受莹草服侍的主人,再想想累死累活,每天跑来跑去,杀来杀去的自己,不禁悲从心来。

  我为什么要为这么个咸鱼主人这么努力啊!

  可是,感受着体内已经恢复到全盛时期,甚至有所超出的力量,贞子那白玉一般的脸上,还是情不自禁露出一个满足的娇憨微笑。

  呵,真香!

  辛苦了一夜,贞子闭上眼睛往苏越体内一钻,回百鬼夜行卷中休息。

  莹草被贞子的突然出现惊了一下,手里的烤红薯差点没塞进苏越的鼻孔里。

  “啊,对不起主人!”

  她的脸上露出急切之色,连忙拿过毛巾,给苏越擦了擦脸。

  莹草扶着苏越从床上坐起,而苏越却对她伸出了手。

  “来吧。”

  莹草脸上微微一红,变作一根不过十公分长短的莹草,飘乎乎的落到苏越手里,被他收进怀中。

  随后,苏越推开门,准备上街逛逛。

  ……

  这兵荒马乱的时代,更别提现在还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即使是县城,在苏越看来也就和后世乡下没什么两样。

  如今这个年岁可没有多少城管或者清洁人员。有随地大小便的,到处乱扔垃圾的,甚至还有大坨小坨的牛马粪便挂在街上,味道那是相当‘惊人’。

  而且在县城中,时不时就有穿着黄皮的伪军巡逻路过。

  他们不仅仅是路过,有时从摊上拿几个果子,又或者往旁边店里提了点点心零食,却一分钱都不给。

  这些汉奸鱼肉百姓起来,比小鬼子还狠!

  苏越自是看不过去的。

  换做以前,没有力量的他就当没看见。

  可如今,有贞子小姐姐兜底,苏越完全不担心。

  他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在伪军惊奇的神色中走到他们面前,当场就往地上吐了口口水。

  “呸,狗东西!”

  “嘿!你个王八蛋敢骂老子?”

  突然被人拦着骂了一句,那几个伪军顿时就生气了。

  他们也知道自己干的是生儿子没**的事儿,但如今小鬼子势大,识时务者为俊杰!

  “小子,今天这事儿没有几十个大洋,可不能善了!”

  伪军们上下打量着苏越:看他这细皮嫩肉,愤世嫉俗的样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平日里没少被人护着,不知道世间险恶。

  他们可是八个人,这小子就一个人也敢拦在他们面前?

  有伪军当场就想给苏越几下,给他点厉害尝尝。

  然而,苏越忽然从怀中掏出莹草,轻轻一晃。原本只有十公分的草精随风而长,变作近两米大小!

  看着苏越这大变活草的举动,几个伪军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这是什么妖法?”

  砰!

  苏越却不和他们说那多,直接挥动了这根又大又粗的莹草,糊在面前伪军的胸前,将他打飞了出去。

  这莹草状的大型杀伤性武器上,附加的不仅仅是苏越的力量,更多的还是莹草的力量。

  以草爹一拳能打死一头水牛的基本水平,就算她现在只有lv1,实力并不完全,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抵挡得住的。

  那伪军就好像被汽车撞了一样,飞出去两三米,撞在身后好几个伪军身上,把他们变成了一个个滚地葫芦,哎呦哎呦的痛呼起来。

  “你妈的!”

  被打翻的伪军抓起身旁的三八大盖,对准了苏越。

  “小子,你再能打,还能强过噗!”

  Biubiubiu!

  苏越握着手里的莹草一晃,许多草籽从那圆圆的蒲公英花头上飞出,就好像子弹一样,噗噗噗的打在几个伪军身上。

  由于莹草的等级还不够高,这些草籽的威力没有子弹这么强,却也如同一记又一记的重拳,打得一群伪军鼻青脸肿。

  不少草籽专门冲向他们握住枪的手,叫这些伪军痛呼着握不住枪。

  “妖怪!这家伙是个妖怪!”

  被无数草籽糊脸后,牙齿都被打掉不少的伪军们再没有反抗的勇气,纷纷转身就跑。

  见几人的身影消失在街道上,苏越这才笑着收回莹草,将她重新变成十公分长短,收入袖中。

  谁料他正要离去,却被人一把抓住。

  那是个卖枣子的汉子,刚刚也被伪军欺负,唯唯诺诺,此刻却一脸沉着冷静之色。

  苏越:……

  大哥,你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问题是不?

  “小兄弟,和我来!”

  他朝苏越招了招手,往一处小巷子跑去。

  苏越看着那人脸熟,心里有了猜测,跟在他身后。

  等跑了几百米,远离刚刚的事故发生地,那汉子停下,指着前方。

  “从这向前五里有道围墙,不高,加把力就可以翻过去。小兄弟你惹了伪军,趁现在赶紧出城。晚了小鬼子就要来了!”

  说着他转身就要走,却反被苏越拉住。

  他对这汉子问道。

  “我看兄弟身手不错,为什么不去当兵打小鬼子,反而在这里卖枣,受人欺负?”

  这汉子笑了笑,笑容中满是对生活的苦涩。

  “俺老娘重病,俺放不下她,需要钱给她治病。”

  需要钱?

  苏越低下头,看着这汉子为了帮他,连放在摊子上的几麻袋枣子都不要了。

  这可是救命钱!

  他从口袋里掏出十个银元交给这汉子,重重拍了拍。

  “好人有好报,这点钱拿去给你娘看病吧。”

  段鹏一开始还想要推辞,可以想到重病的母亲,手里这十个大洋却始终没办法放开。

  他用力盯着苏越几眼,似乎要记住他的长相,双手抱拳道。

  “大恩不言谢!等我娘治好了我还会来这里,恩人有事就让人给我捎个口信!刀山火海,我段鹏皱一下眉头就是孬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