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一百三十九章 千红一窟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233 2020-08-01 11:25

  “袭人?”

  那名带着斗笠的江湖客忽然言语了一声,随后顿了顿:“我有个朋友,也会酿这个。”

  “哦?那倒是稀奇。”吴世卿接过那壶酒,斟了两杯,一杯留在自己面前,另一杯送到了将他的手上,那江湖客也不外道,一口气将杯中酒饮下,眼眸微闭,似乎是在仔细品味,良久之后呼出一口长长的白色雾气。

  “如何?”

  “酒是好酒,不过跟我朋友的比起来,还是少了那么几分味道。”江湖客没有领情,放下酒杯摇了摇头。

  “先生这酒还是自己留着喝吧,我点的别的。”他微微偏头,对着身侧的小二示意。

  “那不知这位客官想要喝点什么对胃口的酒?”小二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强压制住心中的愤怒,冷冷的问道。

  “千杯不醉!”

  江湖客也没有在意他的脸色,嘴角微微上翘,豪迈一声喝到。

  众人闻言,皆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吃惊一般将目光投到了这里。

  离他最近的吴世卿只是笑了笑,依旧独自缓缓的举杯小酌。

  而那店小二却是面色更加深沉,脸色变了又变:“客观今日莫不是特地来消遣我的?”

  “我来买酒罢了,何谈消遣?”江湖客不理解这人为什么这么说话。

  “那真是抱歉,今日店里并无千杯不醉酒。”小二清了清嗓子。

  “为何?”

  小二将头歪向一边,对于这样的野人来说,犯不着跟他解释什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人就是纯粹来捣乱的。

  “千杯不醉,又叫千红一窟,号称世人仙魔尝者皆自哭,皆自苦,皆自戮,这种酒的制作工序繁杂当属人间之最,需要从一千种不同口味的白酒种提取精华,于特定的月食之日,百川灌河之时成酒,所以千杯不醉不仅价格高昂,而且奇货可居。”

  小二回过头,解释的人正是身边的吴世卿。

  “喝个酒这么麻烦,那明天是不是月食?”江湖客皱了皱眉头,又问了一句。

  “不是。”

  “那后天如何?”

  “后天也不是。”小二翻了个白眼:“月食之日乃是本月十八,还有十三天,第十三天晚上才会有酒品出炉,想要的话,就等着吧。”

  “不行。”江湖客似乎算了算算日子:“我今天一定要酒!”

  “你说什么?”店小二愣了一下,好像是没听清一般。

  “我说今天我就一定要拿到酒!”江湖客直视着他,一字一顿道。

  店小二气急,花仙醉开张至今,遇到的奇怪之人数不胜数,像这样的滚刀肉倒是头一个:“请问这位大侠,你会酿这千杯不醉么?”

  “废话,我要是会酿的话,还跑你这里来干什么。”江湖客回到。

  “既然如此,那就烦请这位客官好生在这等着,莫要惹出祸端。”小二怒极反笑道。

  众人都饶有兴趣的看着这里发生的事,吴世卿将酒杯放下,轻声唤道:“今日甫见,还没请教少侠高姓大名。”

  那江湖客整理整理衣衫,一甩

  长发:“为国为民乃为侠之大者,在下平平无奇,不敢担当少侠二字,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只闻杏花李树,空有余香,不留定数。在下姓李,名寒空。”

  “巴蜀盗侠李寒空?”吴世卿眉毛一挑。

  “想不到先生还听说过这个名号。”李寒空讪讪的笑道。

  “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盗侠之名在巴蜀之地还是响亮的,只不过这段出场的贯口……是想了许久才酝酿出来的吧?”吴世卿笑道。

  “嘘。”李寒空脸色一红,这段出场介绍还是从连云山出来的时候想的呢,如今这么快就被人识破了,一点神秘感也没有。

  “先生你不厚道,看破不说破,得给人留面子。”

  “留面子也喝不到千杯不醉啊。”吴世卿似乎对这个少年很感兴趣。继续问道:“为什么今天一定要喝到千杯不醉呢?”

  “唉。”李寒空叹了口气:“之前跟先生提过,我有个酿酒的朋友,已经数月不曾相见了,我得知他在长安,也不知道他到底喝没喝道心心念念的美酒,便想着以这千杯不醉作为见面礼,小二,你这店里今日当真无酒?”

  “没有。”小二摇头。

  “谁说没有。”一道声音从二楼传了过来,只见一个锦衣男子倚靠在栏杆之侧,伸手指了指悬挂在距离地上足有数丈高的房梁上说道:“那酒壶里装的不就是千杯不醉喽。”

  “那就是传言的千杯不醉?”李寒空眼神一亮。

  “岂止是千杯不醉,那是足足有十五年沉淀的酒水,是千杯不醉中的上上之选,千红一窟!”那人道出了酒的来历。

  那人说完这段话,一直不显山露水的吴世卿眉头紧了紧,浑身散发出一股摄人的气势,震荡开来,紧接着二楼方才说话的锦衣富家子弟手里端着的酒杯碎成了粉末,飘向空中。

  那人依旧保持着端着酒杯动作,冷汗直流,不敢有丝毫的动作,这等功力要是想杀他,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都要轻松。

  李寒空却没注意这里发生的事,只是专心的仰头看着悬挂在上边得那个酒壶,半晌,说出来一句:“多少钱能带走?”

  李寒空原本就孑然一身,身无长物,这次从连云山出来,田不识送给了些许草药,就凭这些市面上奇缺的草药,每一株都能换得万千银两,所以现在李寒空也算是个大财主,不差钱。

  “如果仅仅是用钱就能买的话,这壶酒也不至于在这里放了十五年。”小二不屑得说了一句。

  “钱都卖不来的话,那要怎么得?”李寒空问道。

  “你真要拿?”

  “自然要拿。”

  “那你直接取就行了。”小二说着便靠到了一旁。

  身侧吴世卿得双眸闪了闪,他如何看不出来,这店小二是因为李寒空方才得言语失敬才故意陷害他,这取酒也是有着规矩得,很显然这个少年根本就不懂这个规矩,小二也不刻意去提醒,连千杯不醉需要月食之日才能酿成都不知道的人,又怎么会知道这十五年来都没有人能取下的酒是怎么个取法呢。

  “十五年都取不走的酒,我倒要

  看看有什么稀奇的!”李寒空说罢,早已腾空而起,一手梯云纵宛若云中飞燕,大浪淘沙,姿势的确俊俏,身手也当真敏捷,只不过就在他在空中刚一半路程的时候的就被一柄菜刀和一块板砖挡了回来。

  “你们干什么?!”李寒空冷冷的看着他们。

  “你要取酒?”两名男子,其中一名身穿红衣,手持两把菜刀。

  “取不取已经不是他能做的了主的了,只要动身了就只能挑战。”另外一名身着绿衣的男子,手里惦着两块板砖,倒也奇葩。

  偌大的花仙醉里竟然有着这么两个怪怪的人物来镇守,但是无论是一楼还是二楼都没有人嘲笑他们的着装和扮相,甚至众人的脸色当中还透漏出几分凝重。

  “两位酒尊,这个人想要夺千红一窟!”小二见到二人现身,率先发声,将锅推向李寒空。

  “你耍花招?”

  李寒空再怎么实诚,也知道这店小二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哎,客观可不能这么说,是你自己一定要夺那壶酒的,我也默认了,怎么能说我耍花招呢?”小二略微顿了顿:“这千红一窟自打酿成以来就没有人能够取走,你既然已经出手,能拿的走你就拿走,本店分文不取,若是拿不走,就要留下你身上最珍贵的一件东西,至于东西是什么,就要由这酒的主人来决定。”

  “酒的主人?他在哪里?”李寒空问道。

  “在此。”

  一道雄浑壮阔的声音传进一楼,久久不散,深见其人内功之深厚。

  “刘贤人。”小二看到来人,恭恭敬敬的行礼问好,即便是一旁的红衣绿衣两个护酒者也垂首以示恭敬。

  此人究竟是何身份……李寒空内心揣度着。

  “竹林七贤之一,酒贤刘伶,刘贤人出来了。”堂中有人惊叹的道出来人身份。

  那被小二称为刘贤的男子一脸横肉,皮肤黝黑,,他看了看李寒空,摆了摆手道:“这壶酒已经在这里存放了十多年了都没有人能够带走他,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小牛犊来捣什么乱,看在是我家伙计没有事先知会你取酒规矩的份上,你就此离去,我可以放你一马。”

  “足下可听闻初生牛犊不怕虎,千杯不醉既然可遇不可求,更何况这还是十多年的陈酿,那我说什么都得带走了,有什么规矩现在说也不迟,反正这酒今天我拿定了!”李寒空在长椅上横转一圈,桌面上的墨色长剑持在手中,剑气含而待发。

  “我再问你一遍,确定要抢?”刘伶冷声问道,眉宇间散发着淡淡的煞气。

  刘伶是当年的竹林七贤中最擅长酿酒的一人,在诸多酿酒师中位列魁首,这千杯不醉酒最后的合成出酒的工序就是由他亲自来完成的,而这千红一窟作为美酒中的顶尖极品,无数的公子富庶想要来抢夺这壶酒,但是无一都被刘伶打了下来,取酒失败也有惩罚,就是留下自身最珍贵的一件东西,至于东西是什么那得由他亲自来挑选,大多数时候留下来的都是那些人随身携带的武器,作为一个武者,武器可谓是他们的生命,连自己的兵器都丢了,还有什么脸好意思谈江湖侠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