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战地医生秦恩

正文 第214章 白色空间

战地医生秦恩 辰侯 3163 2020-08-01 11:25

  一张秦恩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出现在了秦恩的眼前。

  这张脸正是秦恩自己

  恐惧从秦恩的心中如同洪水溃堤般汹涌而至

  什么情况?

  为什么我的脸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到底是哪?

  两个自己的出现将秦恩之前的猜测全部推翻,这里肯定不是之前猜测的医院。

  好在秦恩之前有过进入到不同空间的经验,他很快便将心中的恐惧压了下来,思索着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同时寻找着出去的方法。

  抬头看着天花板,光线刺激着秦恩的眼球,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这时,一张画慢慢的浮现在了墙壁之上。

  一张血红的画,上面画着一棵枯萎的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树,树上挂着一根绳索,绳索的末端被系上一个绳套。

  这幅画秦恩相当熟悉,上次自己陷入昏迷的时候进入的就是这么一个场景之中,那么以此推测,自己在现实世界中是不是也陷入到了昏迷之中呢?

  仔细检查一番墙壁上突然浮现出来的画,确认那里就是自己曾经进入过的地方,上次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把自己的脑袋伸进绳套之中,随后才醒了过来。

  就在这时,墙壁上再次浮现出好几副新的画,秦恩乍一看并没有看出什么区别来,画的都是炮弹洗地后的场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但仔细观察一番,秦恩发现这几幅画还是有区别的,首先是画面上的人不同,这里的不同指的是他们穿的衣服。

  毕竟画上的人也就小拇指甲那么大,想看出来到底是谁还是有些困难,只能通过服饰的不同来做区分。

  当秦恩注意到画面上小人时,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画都画的是什么,第一幅里面有穿着蓝色的军装,正在和对面穿着灰色军装的士兵战斗着,在凡尔登呆了好几个月的秦恩一眼就看出来,这就是凡尔登的场景,没准画面往下移动一下还能看到自己救人的场景。

  第二幅和第三幅画的小人打扮都十分相似,甚至可以说是一样的,前者的场景两侧出现了被炸成废墟的小楼,后者的边缘则是一处挂着攀登网的悬崖。

  很显然,这些画面都是自己曾经去过的副本,除了最开始的那一个以外其他的都是完成任务后返回的,那么这一次呢?

  这一次究竟该怎么才能回到自己的现实世界中去?

  秦恩狠狠地挠了挠头,头发都拽下来好几根,却怎么都没有头绪。

  屋子除了两张床和一幅画以外再无他物,既然不是画上的问题,那么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总没事吧。

  说不准问题所在就在躺在床上的另一个秦恩的身上。

  想到这里,秦恩双手抓住盖在另一个自己身上的被单,轻轻一用力便将被单掀了起来。

  一丝不挂的肉体呈现在了眼前。

  秦恩不知道现在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毕竟自己以外人的视角看自己的身体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下意识的朝着一个地方瞄了一眼。

  “嗯,还在。”秦恩点了点头,心有余悸的长出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秦恩为什么会产生心有余悸的感觉,明明不是自己的身体,他只是长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脸的另一个人。

  况且这里只是另一个空间,是自己昏迷后进入的空间,很有可能和自己做任务的几个空间并没有什么根本上的不同,甚至很有可能和系统空间和道具箱都用的一种技术。

  “技术?”秦恩恍惚一下,随后突然想到:“我为什么会觉得这一切都是一项技术技术?”

  秦恩不解。

  如果秦恩听到了系统刚刚激活时所发出的提示音的话,就应该稍有所悟,可惜,秦恩醒来的时候系统就已经附在了他的身上。

  秦恩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错过了一条多么重要的信息,甚至很有可能是破解系统来历的重要线索。

  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秦恩索性摇了摇头,开始一点一点的摸索起躺在床上的“自己”的身体。

  四肢......正常

  躯干正面......正常

  正当秦恩打算将身体翻一下,方便检查后背的情况时,一条粗电缆突然出现在了秦恩的眼前。

  电缆?秦恩脑子里一下子蹦出来无数个问号。

  这电缆是干嘛的?秦恩皱了皱眉头,十分的疑惑。

  而且这根电缆竟然接在后脑勺上,这让秦恩第一时间想到了科幻电影中出现的克隆人,或者是仿生人。

  如果按照这种思路想下去,接在脑后的这根线有可能是负责传输记忆的装置,顺便还有充电的作用。

  “所以躺在床上的人到底是谁?”秦恩不禁扪心自问,如果他是克隆体的话,那自己是什么?还是说这一切只是幻境而已,只是因为自己科幻电影看多了而产生的梦境。如果是梦境的话,那这场梦也太过于真实,太过于清晰了。

  “我到底该怎么才能出去!”秦恩狠狠地抓了两下头发,本来还打算再继续抓下去的,但看了眼手上刚被抓下来的几根头发,心情变得更加烦躁起来。

  秦恩现在无意探究这里到底是哪里,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从这里出去,回到之前的世界中去,起码那里有自己认识的人,有自己熟悉的事物。而这里,除了一具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身体’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呼,哈,呼,哈,呼......”

  恍白的灯光照映着这个狭小的空间,房间内不断回响着秦恩的喘息声,声波触碰到四周的墙壁上产生反弹,再次传入秦恩的耳朵中。

  在某一个瞬间,秦恩甚至怀疑空间里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其他活人,在仔细检查两遍后才发觉可能是自己太紧张了。

  用力深呼吸两次,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这么做的效果是会让自己的心跳变得更快,耳朵变得更加炙热,没有办法的秦恩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这一坐,刚好碰到了一旁的电缆,连接在后脑勺上的插头一下子脱落了下来。

  一瞬间,一阵突如其来的引力,将秦恩吸引而去,两侧的景色开始飞速后退,秦恩拼命挣扎着想要对抗这股引力,但一想到这有可能是将自己送回现实世界的引力,便放弃了对抗。

  反正挣扎也不会有任何效果,不是吗。

  一阵天旋地转后,秦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景色和自己昏迷过去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区别,如果不是近在咫尺的警报声,秦恩甚至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昏迷就苏醒了过来。

  对讲机不断传来呼叫声,仔细一听才听出来原来是在呼叫自己,这让秦恩人不由得咧了咧嘴角,看来还是有人关心自己的嘛。

  秦恩挣扎着翻了个身,仔细的摸索着自己的身体,检查一下有没有缺胳膊少腿,随后又摸了摸躯干,没有摸到什么插在体内的破片,这才松了口气。

  拿起对讲,按下通话键说道:“这里是秦恩,我没事,刚才晕过去了。”

  “你可总算是有声了”对讲机那头的语气明显变得放松了许多,说道:“记得别乱动弹,救护车就在附近了,等到医院检查完再说,这方面你应该比我见的多,我就不再多说了。”

  “好的,秦恩收到。”说完,秦恩放下对讲机,静静地躺在地上,等待起救援的到来。

  ......

  当秦恩从房间中离开后,原本明亮的房间瞬间变得黑暗,只剩下一个暗红色的指示灯在不停地闪烁着,而这个指示灯在这个昏暗的房间内是那么的刺眼。

  “03号机怎么回事?怎么又报错了?”一名穿着白蓝制服的光头男人看着手里的透明板子,皱着眉头问道。

  “哎,机器老了,总是报错也正常,我这就过去看一眼。”说着抄起一旁的工具箱朝着03号机走了过去。

  不多一会,这名穿着脏兮兮的维修制服男人便来到了出问题的地方,熟练的刷卡打开闸门,随后心不在焉的走了进去,边走边从工具箱里拿出一个扳手。

  一个和棺材十分相像的机器出现在了维修工的眼前,他似乎是对这里的一切都十分的熟稔,轻车熟路的来到检修口。

  大致检查一番后并没有发现什么毛病,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随后抄起手中的扳手对着机器最结实的地方狠狠地来了一下。

  “duang~~”

  “滴。”

  暗红色的指示灯瞬间转变成提示一切正常的绿色,维修工瞥了一眼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将扳手挂在腰间,提起工具箱便走了出去,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真是不知道老板什么时候才能换一批设备。”维修工抱怨道:“就剩下一个最基本的功能,训练效果肯定不如其他其他机器好吧,说不能还会有副作用,希望这机器别因为故障把他脑子给烧了,那真是白训练了,连钱都白花了。”他低声咕哝着。

  房间内,被砸的坑坑洼洼的棺材一样的机器仍然在顽强的运行着,里面躺着一名脸色苍白的人,看不出具体年龄,反正肯定不是很大,如果仔细看的话便不难发现,他的左腿似乎有些畸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