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鬼王宫

第6章 抢人的戏码

鬼王宫 离别钩钩别离 7247 2021-06-05 06:29

  鬼王宫

  

  范无救扯了张椅子,

  整个人踩在了上面,

  不然他连书皮都看不见...

  “楚月阳...”

  范无救一边叨咕着,一边飞快地翻动生死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有了!”

  嗯?

  谢必安抻长了脖子凑过去看。

  “阳寿二十五年?”

  谢必安皱了皱眉头,转头问向楚月阳,

  “你今年多大?”

  “二十四。”

  楚月阳有些愕然,

  自己就只能活一年不到了?

  “父母双亡,家底儿殷实,死因怎么没写?”

  范无救的手指着楚月阳标注着死因的位置,居然是一片空白!

  “嗯?”

  谢必安也摩挲着下巴,

  “这可怪了,看看他前世。”

  范无救点点头,指尖一道金光射在了楚月阳的名字上!

  嗖嗖嗖!

  九张草图接连闪过!

  “啊?”

  谢必安瞪大了眼,

  “你这小子做了九世牲口?

  你是得罪了哪路大神啊?”

  果然...

  楚月阳心里暗暗点头,

  若是之前还怀疑自己的身份,那现在根本没有一点儿犹豫了!

  一切都和楚江王死前听到的一样!

  西方鬼帝说得很清楚,

  自碎神识者,

  九世不得为人!

  “容我多问一句。”

  楚月阳拍了拍衣服,站了起来。

  “说吧,今天不弄明白原委,我二人也决计不会放过你。

  鬼界之事对我们太重要,不是你一个凡人可以理解的。”

  谢必安突然认真了起来,手一划便收起了生死薄。

  “不知二位大人,是替哪位阎罗大人办事?”

  楚月阳最终还是赌了一把!

  就看这两个老鬼、说人话还是说鬼话了!

  “问这个干什么?”

  范无救跳下了椅子,

  他的脾气可不如谢必安好。

  “告诉你也无妨。”

  谢必安伸手挡住了范无救,

  “我二人便是隶属于楚江王辖下!”

  什么!

  “当真?”

  楚月阳笑了笑,心里有了几分把握。

  “我堂堂鬼差需要骗你?若非当年前阎君他出事儿,我二人会在这人间荡了这么久?”

  谢必安一边说着一边凶相毕露!

  “跟他说这些干什么!”

  当!

  勾魂锁狠狠砸在了楚月阳的脚边!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虽然你阳寿未到,可我二人也能废了你的经脉神识!让你变成一滩烂泥!”

  范无救大声道!

  “我就是楚江王!”

  嗒!

  楚月阳一步迈出,紧盯着两个鬼差的双眼!

  谢必安和范无救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会儿,

  啪!

  谢必安一个大耳光把楚月阳抽到了墙角!

  “去你妈的你说什么呢?”

  白无常一下子跳到了楚月阳的面前,

  “你是楚江王,老子就是酆都大帝!”

  “没错儿,我就是地藏王菩萨。”

  范无救也在一旁嘲笑着楚月阳,

  “编瞎话也要讲点儿依据,你这人看着挺机灵,这说鬼话的本领,倒是差得可怜。”

  谢必安抓着楚月阳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你们两个傻鬼,”

  楚月阳的右脸通红,眼眶也被打出了血。

  “你想想为什么我做了九世牲畜!为什么我的死因没填!

  八百年前赵文和撺掇秦广王和转轮王,逼得我自碎神识而死!”

  楚月阳大声吼道!

  他还是留了个心眼,鬼界至宝的事儿,只字未提。

  “西方鬼帝的名字,是你配喊的?”

  范无救上来就要揍他!

  “等会儿。”

  谢必安拦住了他,另一只手将楚月阳轻轻放了下来。

  “刚刚他的身体里,的确是寒冥鬼气,若他所言非虚,这一切倒也对得上。”

  谢必安轻声说道。

  “可他说阎君被鬼帝给...”

  范无救恨恨地说道。

  “阎君的确是八百年前死的,寻常人不可能知道这些...”

  谢必安盯着楚月阳的眼睛,似乎想看出点儿什么来。

  “至于鬼帝害死阎君的事儿,还有待考量...”

  谢必安说道。

  “把这小子带走,不管怎么说,他的气息和吞食魏征的事儿是真的!”

  谢必安手一挥,便做下了决定!

  范无救只得点点头。

  “走?!”

  轰!!

  整座棺材铺的房顶被掀了开来!

  王海吓得从大堂逃到了街道上!

  一个白衣飘飘的人影落在了黑白无常的身后!

  “说说看,你们两只老鬼,想带他去哪儿?”

  白震霆!

  楚月阳靠着还没坍塌的墙,无奈地看了看谢必安和范无救。

  “想带我走,就把他打发了吧...”

  楚月阳摊摊手。

  “我*%#&妈!”

  范无救破口大骂!

  这俩鬼在中州呆了几百年,怎么会不知道白震霆是谁?

  “白大人,”

  谢必安笑了笑,

  “这小子所经之事,想您也是知道了,事关我鬼界判官的下落,我得弄个明白。”

  谢必安指着楚月阳说道。

  “那鲸珠我也必须得到。”

  白震霆瞟了一眼谢必安,

  “三百年前鬼界封锁之时,我人间界几位碎虚高手都在鬼界,至今音信全无,与你想回鬼界的自私愿望相比,

  是不是我的更有说服力?”

  白震霆身上蔓延出了一股睥睨天下的压力!谢必安和范无救都后退了一步。

  “七哥。”

  范无救看了看谢必安,他觉得没必要为这个小子犯险!

  “老八,他有七成概率,就是阎君转世,眼下万万不能走!”

  谢必安压低了声音,白震霆看他嘀嘀咕咕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商量好了吗?”

  白震霆有些不耐烦了。

  两个蜕凡顶峰的老鬼,怎么敌得过碎虚境界的神人?

  这每一层大境界都有九小重。

  白震霆在碎虚境虽然只有第二重,

  可就算一百个蜕凡境顶峰,也伤不到他!

  “我们不是你的对手。”

  谢必安摇了摇头,

  “知道就好...”

  白震霆笑了笑,

  “可我们有必须打的理由!”

  嗖!

  哭丧棒和勾魂锁齐齐指向了白震霆!

  “好样儿的两位!”

  楚月阳在墙根旁边笑道。

  他不知道白震霆会把他怎么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黑白无常眼下是绝对不会为难自己了!

  “很好,鬼界封锁,你们死了估计也没有轮回了!”

  白震霆从虚空抹出了一把银色的剑,倒提在了手上!

  “枷爷!锁爷!”

  “牛马罗刹!”

  “别他娘的看戏了!场子要给人砸了!”

  谢必安扯着嗓子吼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