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鬼王宫

第4章 我把魏征吃了

鬼王宫 离别钩钩别离 6425 2021-06-05 06:29

  鬼王宫

  

  不夜城,

  城西大道上,

  有一幢古朴的木门楼,

  这儿便是楚月阳的家了。

  【升棺发财】的金字招牌挂在楚月阳的家门口,他也指着这四个字儿吃了十几年的老本。

  “真他妈冷!”

  楚月阳一把将玄鲸的心脏丢到了铺子里,冲着手心哈了哈气,走进后堂坐了下来。

  “王海,打碗汤!”

  楚月阳坐下来,只觉的自己越来越冷,以往出海四五个时辰也不见如此,今天这是咋了!

  “少爷。”

  一个干瘦的小伙子走了进来,盛了一碗肉汤递给了楚月阳。

  “您,您这是怎么了?”

  王海递过碗,抬起头一下子怔住了。

  眼前的楚月阳眉毛头发都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脸色惨白得吓人!

  要知道,这火炉可就在他的手边儿啊!

  呼..呼...

  楚月阳嘴里呵出来的气都是灰色的!

  “你先出去,出去。”

  楚月阳的脑袋一阵刺痛,他不想有什么状况让王海看见。

  “是。”

  王海也不敢多问,只得退出了房间,回到了铺子里。

  喀喀喀...

  “妈的...”

  楚月阳的牙齿止不住地打战,

  “那颗鲸珠果然有古怪!”

  他端起碗把热汤一饮而尽,身体也没有变暖半分,反倒越来越冷!

  ———

  城西大道,

  楚家棺材铺的外面,

  一个穿着厚厚棉袄的男子,正笑嘻嘻地东张西望着...

  “唔...”

  他努力地皱起鼻子,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肌肉都是有些抽搐。

  “就是这儿了。”

  他摘下狗皮帽子,露出了一张猥琐的脸,尤其是那嘴角,挂了一颗黑痣,上面还有几根黑毛支楞着,滑稽可笑。

  当当当!

  极北冰原天寒地冻,不论什么铺子,平日里都是关着门。

  听到砸门声,王海才慢悠悠走过来开了门。

  “里边儿请。”

  王海不咸不淡地说道,

  来这儿的人,哪有喜事儿?犯不着笑脸相迎,太过谄媚才会惹人厌烦。

  “好说好说。”

  这人反倒嬉皮笑脸地走了进来,还自己替王海关上了门。

  “身高几尺?要杉木还是楠木?”

  王海拿出一个本子,沾了沾毛笔问道。

  “不急不急。”

  这人走到一堆棺材板里,一扇扇地摸了过去,脸上颇为享受的样子。

  “您这是挑姑娘还是挑棺材?”

  王海忍不住了,这人分明精神有点儿问题,哪有人到棺材铺摸棺材意淫的?

  “棺材棺材。”

  这人说完便收回了手,

  “我想见见你家老板,有笔大生意要谈。”

  他把帽子端端正正摆在柜子上,说道。

  “买棺材也有大生意?”

  王海嗤笑道。

  “有有有。”

  这人伸手摸出一块金元宝,放在了帽子旁边。

  王海二话不说,掀开门帘儿就带这怪人来到了后堂,跟着鞠了个躬就走了回去,一气呵成。

  “嘿嘿。”

  这人笑嘻嘻站在楚月阳面前,来回踱了几步,上下打量着他。

  此时此刻,楚月阳的身上都已经覆盖了一层薄冰!

  “你,你是谁?”

  楚月阳哆哆嗦嗦地问道。

  “我是来救你的人。”

  啪!

  这人打了个响指,摇身一变,

  成了个又高又瘦的白面人,

  身上棉袄变成了白色的长袍,脑袋上还多了个高耸的纸帽子。

  手里,捏着一柄哭丧棒。

  “你,你他妈,的,你是,谢必安?!”

  楚月阳冻得连表情都无法控制了,

  他敢肯定,这人就是鬼界最出名的鬼差之一!

  七爷白无常,谢必安!

  “我,我他妈,的,确实是谢必安。”

  这白无常笑嘻嘻地学着楚月阳的语气,

  “小子,你胆子还真大,判官的精魂附在鲸珠上,你也敢吃?”

  谢必安伸出长长的指甲,在他脸上刮了刮。

  碎冰屑掉了一地。

  “鲸珠?”

  楚月阳本想多说几句,可他真的快要冻死了!

  “罢了罢了,救了你再说。”

  砰!

  谢必安直接一棒子砸在了楚月阳的头上!

  哗!

  他身上所有的冰霜寸寸裂开,全部化作灰气被谢必安吸进了嘴里!

  “呼...呼...”

  楚月阳大口喘着气,抓了张毯子凑近了火炉。

  “您,您来找我干什么?

  我的确被一颗鲸珠窜进了身子,可什么判官精魂,我的确不知道。”

  楚月阳如实答道,

  面对面坐着白无常,他可不敢撒谎!

  “放心,你要是明知故犯,来的可就不是我了。”

  谢必安笑着说道。

  “那头畜生吞了一名重伤的判官,所以鲸珠上才附了精魂,寻常人哪能扛得住判官的鬼气?你差点儿可就没命了。”

  判官么?

  楚月阳知道,十殿阎罗各配两名判官,这判官生前也都是人间界极为霸道的主儿!

  “七爷,不知我吞的精魂,是哪位大人的?”

  楚月阳小心翼翼地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

  谢必安笑了笑,

  “你吞的精魂,是第五殿阎罗王座下的赏善司判官。”

  楚月阳的喉结艰难地动了动,

  “魏征!”

  魏征公!二十四凌烟阁的第四位!活着便是一代名相,死后更被阎罗王钦点为判官!

  “我把他老人家的精魂给吃了?!”

  楚月阳脸上露出一股苦涩,

  这不是惹了大祸吗!

  “嘿嘿,小子,鬼界之人,死了便是轮回,魏大人他福泽深厚,这一世也必定享尽荣华富贵,倒也问题不大。”

  谢必安伸出他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说道。

  他跟黑无常二人,也在人间逗留了三百年,长期在人间界做勾魂使者的他们,没能赶在鬼界封闭之前回去...

  这二人便留在了中州一座城隍庙,平日里享受下凡人的供奉,日子过得算是不错。

  直到上个月,听闻鬼界有人逃出,这谢必安立马动身前往冰原,在人间界三百年,身上鬼气越来越弱,继续这样下去,神通和法力都要没了!

  他只是蜕凡境界的大鬼,还无法做到六界任行!

  所以,有一点儿能回去的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我倒是十分好奇,你的凡人之躯,为什么会承载得住判官的力量!”

  说完,

  谢必安一把扣在了楚月阳的脖子上!

  灰色鬼气再次流窜到了他的脑袋!

  “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