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就是路人

第53章 栽赃

我就是路人 小熊坏坏蛋 3294 2021-06-05 05:16

  我就是路人

  

  “一切为了经验,就委屈下各位长老了~”

  看着眼前已经被刷地干干净净的马桶,陆仁不厚道的笑了一声。随后,他取出了一大包从食堂摸出来的糖糕,一块块地扔进了马桶的底部,然后又分别浇上一层热水,让那些糖糕全部溶解殆尽。

  “不管是老鼠,田鼠,还是松鼠,只要能让那些长老出招的,都是好鼠!”

  “这是出了什么怪事!宗门闹了鼠灾吗?”第二天夜里,一位年过半百的长老,一边向陆仁抱怨着,一边飞快地施展着指上功夫,将围绕着马桶附近到处乱转的老鼠们一一射杀。

  “刘长老,不止是您这里,其他长老的房间也都出现不少老鼠。”陆仁忍住想笑的冲动,将旧的马桶搬了出来。虽然马桶里传来阵阵恶臭,却依旧掩盖不住那淡淡的甜味。

  “估计是这个马桶发出的香味,把这些老鼠引了过来!”刘长老又是隔空一指,击杀了一只窜上窗台的老鼠,然后瞪了一眼陆仁,“你给我说说,为什么这马桶会有香味?”

  “刘长老,我们这不是想给各位长老提供更好的服务吗,这些马桶用的时间可不短了,多少都有些味道,所以我们就想着法子给这些马桶添了点香味。”陆仁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倒也不怕这长老追究。

  “这倒也是,就是下次要注意了,别再弄这么甜的味道了!”那长老说完,便摆了摆手,示意陆仁赶紧离开。

  “嘿嘿,今天收获颇丰!”陆仁收完这刘长老的马桶,便完成了今晚的工作。就这一晚上的时间,他就获得了一千多点经验,更是直接冲到了先天四层的境界。

  “只可惜这样好的赚取经验的办法,短时间只能用一次。接下来,还是得想其他办法。”

  陆仁想到自己又要陷入修炼缓慢的境地,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随后他又憋了一口气,将马桶搬上了小推车,这时候一个马桶中传来硬物碰撞的声音。陆仁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其中一个马桶里,浮出了一件像是玉佩的物件。

  陆仁见状,忍住不适,将那物件从马桶里掏了出来,只见这物件确是一件玉佩,而且上面刻着“杨天岳”三字,正是掌管内门后勤事务的杨长老的名字。

  “这是杨长老的玉佩?为何会掉在马桶里面?”陆仁立刻想到之前在杨长老房间时,看见杨长老正在不顾一切地棒槌老鼠,估计是动作太大,把随身玉佩抖进了马桶里面。

  “这个杨长老不过是先天一层的境界,真气无法自由外放,所以都是用棒子在打老鼠,还真是差劲。”陆仁并没有从这个杨长老身上得到多少经验,忍不住吐槽了几句。但他仔细打量了一下手中的玉佩,见这玉佩上虽然沾满秽物,却晶莹剔透,显然价值不菲。

  “这杨老头功夫不咋的,但是负责内门的后勤,应该赚了不少钱,才能买得起这种品质的玉佩。”陆仁看着手中的玉佩,突然心生一念。

  “迄今为止,赚取经验的最好方法莫过于看人比武了。如今我有了这个玉佩,只要施展些手段,让这杨老头跟别人打上一架,这经验肯定会飙升!”

  “我听说刚才那个刘长老一直想管理内门后勤,只是碍于杨老头比他年长许多,没有插手。但两人因为这事关系很僵,还时常因为一些琐事争吵,如果这个玉佩能够运用合理,说不定就能让两人打上一架。”

  想到这些,陆仁便忍不住阴笑一声,然后便开始谋划起来……

  第二天夜里,陆仁拖了半个时辰,才最后来到了那位刘长老的门前。

  陆仁轻轻敲了敲门,见没有什么动静,便直接推开房门。进门后,便那刘长老已经躺在床上,微微打着鼾了。

  “这老小子估摸也不过就先天二层左右的水平,跟那个杨老头只是半斤八两而已,两个人打一架正好。”陆仁换了新的马桶,便朝着刘长老的方位,然后使出了自己刚学会的飞刀技术,将那玉佩直接射进了刘长老的背后。

  “没想到我第一用飞刀绝技,竟然是用来干这个!”陆仁忍不住苦笑一下,随后对着刘长老放在床边的衣物,真气外放,一个招手便吸来了刘长老的令牌。最后他便一个纵跃,直接蹦出了刘长老的房间。

  “接下来,就是把这个令牌扔进杨老头的房间里了。”陆仁微微一笑,便径直朝着杨长老的屋子走去…..

  “出大事了!”一名杂役弟子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冲着众多杂役弟子喊道,“咱们杨长老跟刘长老吵起来了!”

  “他们俩又吵架了?又不是第一次吵了,能有什么大事。”

  “就是就是,他们吵了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我们都见怪不怪了。”

  “这次不一样!”那名杂役弟子看上去十分惊慌,“他们俩几乎都要动手了,却被其他长老拦了下来,两人还是气不过,便决定午时去内门比武场一较高下!”

  “竟然真打起来了!”

  “到底是为了什么事,两个人发这么大火?”

  “我听说是刘长老偷了杨长老的家传玉佩。”那杂役弟子缓了一口气,快速说道,“说是杨长老没了玉佩,结果在屋子里中找到了刘长老的令牌,然后便跑到刘长老屋子一翻,还真找到了自己的玉佩。”

  “那真是刘长老偷的?”

  “刘长老自然是一直说不是自己偷的,但那玉佩确实是在刘长老屋子里发现的。于是,刘长老又说是杨长老栽赃自己,那杨长老就肯定也不会承认。这两个人本来为了咱们后勤的事情就很不对付,这下有了这个导火索,两人就吵的更凶了,更是要直接动手了。据说这次两人比武,还把管辖后勤的事情作为赌注。”

  “他们俩谁来管理咱们后勤,对咱们来说都没什么好处。”一个杂役弟子叹了一口气,但很快又是眼睛一亮,“但长老之前比武,可是宗门里难得的大事,我们这回可有好戏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